CONET宣言

——捍衛個人主權

希臘人沒有一個單獨的詞語,能表達我們所說的「life」一詞之意義。 他們用了兩個字。儘管這兩個詞可以追溯到一個共同的詞源學根源,但它們在語義學和字形學上截然不同:「zoē」(生命)表達了一切活著的存在(諸種動物、人或神)所 共通的一個簡單事實-「活」;「bios」(生活)則指個體或一個群體的適當的生存形式或方式。

當柏拉圖在《斐萊布篇》中提及三種生活,亞里斯多德在《尼各馬可倫理學》中,將哲人的沉思生活同享樂生活和政治生活區分開來時,兩位哲學家都不曾使用「zoē」一詞。 這源自於一個簡單的事實:兩位思想家所討論的根本不是簡單的自然生命,而是一種有質量的、獨立個體意識的生命存在。

幽靈困擾著現代世界,也困擾著我們,幽靈無所不在。

在《1844年哲學與經濟學手稿》中,卡爾‧馬克思為工人描述了一個可怕的世界,他們與勞動成果疏遠了。 很長一段時間,我們與我們產生的數據疏遠了。它保存在我們無法存取的資料庫中,歸屬於我們沒有股份的實體,並由我們未授權的流程管理。

30年前,數據機提供0.05MB/s的網路連線速度。 現在,民用5G網路可以輕易讓下行速度達到10MB/s。 與當時相比,現今的網路科技已無異於魔法。 資訊科技革命帶來的成果正在增強我們作為碳基生物的能力,按馬歇爾麥克魯漢的話來說,是人類的延伸。 如今,一個普通人每小時可以行駛數百英里,幾分鐘了解全球各地的新聞故事,以光速發送訊息,並且可以輕鬆儲存大量數據。 在中世紀人的眼中,我們如同希臘諸神。

然而,在使我們成為神的同時,這些擴展設備也會引起痛苦並降低我們的尊嚴,因為擴展設備是我們無法控制的身體部位。 如果沒有適當的加密保護,所有具有感測器的智慧型裝置都可以用作監控設備。 我們對硬體製造商、軟體工程師和互聯網服務供應商給予了極大的信任。 一次又一次,我們發現這種信任被背叛了。

現在,我們與世界的互動大部分在網上,給第三方“主開關”,就會賦予它審查,操縱和刪除我們的感覺,記憶和存在的權力。 我們被幽靈包裹,它們無所不在,我們無處可逃。

我們生而自由

隨著科技的進步和人類社會的發展,越來越多的人失去了他們應該擁有的自由。時至今日,我們面臨政府 監控、商業間諜、駭客攻擊等各種形式的威脅。 我們需要一種解決方案,一種能夠保護我們的自由,自治的解決方案。 幸運的是,在數論領域已經找到了,一個自由的庇護所──密碼學。 密碼學真正實現了絕對民主和主權個人自由。這種民主來自於SHA256公平運算競爭,它讓掌握了巨大資源的權貴,和普通平民百姓,在加密學面前實現了平等。它來自於去中心化的精神內核,來自於「代碼即法律」的無上法則。

我們生而自由

弗里德里希•哈耶克將自由定義為「沒有強迫」。我們可以透過衡量是否創造更多的強迫,來判斷某一項技術的社會影響。 在這種分析中,大多數技術都是雙刃劍,例如,槍支在革命時,可以成為自由的載體,但在殖民化的情況下,也是大規模奴役的載體。我們從測試中得出的一般結果是,當一項技術賦權個人時,它往往會創造一個更自由的社會。 相反,當它主要賦權大型機構權力時,往往會限制人的自由。 為賦權個人而創造的加密 貨幣,毫無疑問是自由的推動力。

我們生而自由

「混亂、旁氏、詐騙、毫無價值」這些給我們貼上的醜陋標籤,並不能阻止我們探索真理的腳步。但凡先進的和革命的東西,往往會遭到質疑甚至責罵,這是矛盾規律的表現,是正常的事,特別是敵對勢力的謾罵,往往 證明我們的正確。 所以在某種程度上,加密世界所受到的,來自中心化勢力的批評,並不是我們做的有多差, 反而是我們做的有多麼好。

我們生而自由

加密貨幣的底層邏輯是反中心化的,對中心化體系的抗拒,和對自由的嚮往,早已被中本聰寫在了比特幣的創世區塊上。 加密網路的節點進入是空前自由的,這意味著強權的箝制、中介的膨脹,都難以找到發揮作用的權力空間,「流動的權力大於權力的流動」。

我們生而自由

網路只實現了資訊的全球化,而加密則實現了價值的全球化。 在社媒網絡與加密貨幣網絡的支持下,和平主義與自由主義的價值立場,正轉化為無數個體的行動。

我們生而自由

加密從來不是來顛覆網路和政府,而是讓人類世界更美好的美好。區塊鏈將人類之間的協作,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。 這種高度是建立在,忠於數學和密碼學基礎上,是超脫於人本身的信任。個體和組織都脫離了各種中心化機構的框架約束,自由遷徙,自主匹配,自由生產。人與人,人與物之間的關係,變得緊密聯繫,但又獨立而自由。 我們可以理直氣壯地告訴傳統世界,加密為人類帶來了生產關係變革,它將開啟後人類的下一個紀元。

向蒂莫西·梅和埃里克·休斯致敬

向尼克萨博和哈尔·芬尼致敬

向中本聪致敬

向那些偉大的加密朋克先驅致敬,你盡可以質疑他們,頌揚抑或是詆毀他們,但是唯獨不能漠視他們,因為他們改變了世界,他們是為自由和正義吶喊的戰士,他們讓人類向前跨越 了一大步,他們是別人眼裡的瘋子,卻是我們眼中的上帝。

當一切皆可錨定的同時,自由便會成為最珍貴的禮物。 加密信徒們,正義和秩序不會自己到來, 如果想要獲得這珍貴的禮物,我們必須聯合起來,一起捍衛它。 創造自由與隱密的新世界。 幾個世紀以來,人們已經透過低語、夜幕、信封、緊密的房門、秘密的手語,以及郵差來保護自己的隱私。 過去的技術無法支援可靠的隱私,但現在密碼學可以。

時代需要我們。 為了更好的加密世界,為了更好的人類世界。 讓我們繼承加密先驅們的自由意志,乘坐這艘加密忒修斯之船,雖然路途可能會遭遇技術暗流,途經算法險惡,劃過黑客險礁,見證人性善惡,但我們終將穿越眾聲 喧嘩,駛向那自由和正義國度的彼岸。

如果一個去中心的社會結構是人類的終極形態,那就讓這一切改變自我們而起。 讓我輩的努力得以印刻在時代的豐碑上,記載在歷史的捲簿中,讓後人來傳頌我們吧! 我們是火藥,是點火器,我們超越了道德,超越了善惡,我們是改變的催化劑。 我們要奪回屬於我們的權利,捍衛我們的自由。

我們要建立這樣一個世界:

一個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公平有序的自行運作的世界

一個回歸人類原始本質,自由和有意識的生活的世界

一個被傳統世界認可尊重與融合的世界

當自由的陽光灑滿世界,我們能盡情享受區塊鏈技術帶來的自由與解放,而不必擔心被欺詐,更不必擔心監管無端的指責。 加密先驅者們勾勒的美好世界得以真正實現。

比特幣是美麗的,因為它是自由的、純粹的、去中心化的。 當這頭怪獸被釋放出來,誰也不能阻止,也不能被禁止。 它會一直運作下去。 CONET同樣也是, 一旦它被釋放出來,它就無法被阻止。

未來是無序的。 未來的世界,是非線性、非對稱性主導的世界。 如果你看到了我所看到的,如果你感受到了我的感受,如果你願意像我一樣追尋,那麼我請求你站在我身邊,加入我們,不要等待,而是和我們一起去建立自由和純粹的新世界。

Last updated